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 > 杂技 >

杂技《梦蝶》:看上去很美,难度还需加强

时间:2016-02-15 10:43:53来源:《中国艺术报》 浏览量:
    通常杂技节目中男演员在下做底座,女演员在上做尖子,而《梦蝶》中底座演员极需软功,而男演员属于力量型,倘若男演员在下做元宝下腰等动作,远不如女演员做得好看。
 

 
    刚柔并济的动作,唯美动人的演绎,春晚杂技节目《梦蝶》为观众献上了完美的梦蝶美景。
  
    如两只蝴蝶翩翩起舞,美轮美奂,杂技《梦蝶》成为春晚上的一大亮点。对此,记者联系了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杂技家协会主席宁根福,从专业角度为我们解读该节目。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杂技技巧方面,宁根福介绍道,《梦蝶》主要用到了元宝脚上拉顶、双拉扯平旗、后下腰窜顶、元宝劈叉脚上单手顶、后腰金鸡独立双手顶等杂技技巧。其中所谓“元宝”是象形词,又分几种,女演员向后弯腰,头从两脚间钻出,是低元宝;下腰后将两脚扯起(腹部着地),是高元宝;下腰之后,一条腿向前一条腿伸到后边,是元宝劈叉。此时演员腰是弯的,头脚抬起,貌似元宝,故称元宝。所谓“平旗”,如果演员头向前倒,脚往后倒,身体平直离开地面,此时就像扯旗子迎风飘扬一样,即为平旗。
  
    “《梦蝶》是一个极具艺术性和欣赏性的新杂技节目。”宁根福认为,诗有诗眼,文有文胆,文章做法有“一字立骨”之说,而《梦蝶》中尝试了这些文学手法,是为演员的双人对手软功度身定制的作品,所谓“梦蝶”就是希望在传统的对手软功中注入具有鲜明的现代感的艺术元素。这体现在舞台设置、节目编排、音乐搭配、3D蝴蝶等多个方面。
  
    舞台上的《梦蝶》极为简洁,唯一桌两人而已。宁根福指出,杂技通常是要用道具来展示技巧的,比如顶碗需要碗,转毯需要毯子,但《梦蝶》中男女演员没有使用任何道具器械。这也使节目摆脱了束缚,解放了肢体,可以通过完全自由的、富于动态的动作来呈示人体造型本身美的丰富性,把更纯粹、更自然、更经典的男女对手之美推向更深层次,表现了生命力的解放和蓬发。宁根福认为,“如果把杂技男女对手看成是人体造型艺术,那么这个作品的美学追求在于以更深层次的内在表现实现杂技本体的纯粹之美。”
  
    “梁祝的微笑/穿越千年/在蝶的翅翼上/挥洒/爱的诗篇”,这是春晚之后一位陕西网友观《梦蝶》后所作。古典文化中蝶的意象颇多,无论是庄周梦蝶还是梁祝化蝶都深入人心,《梦蝶》中男女演员的表演以及3D蝴蝶的造型很容易让人想到梁祝,颇具古典韵味。梦蝶也是蝶之梦,宁根福认为,节目中的艺术想象和细腻的表达都很好,两只蝴蝶都在追梦,蝶梦也是实现艺术的梦。节目编排格外细腻,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过渡、每一个转身,都一气呵成,没有缝隙,没有切口,如行云流水,自然完美。
  
    《梦蝶》之新还体现在表演平台的设计上。宁根福指出,一般杂技大多就是用个圆桌子,《梦蝶》中则别具一格,设计新颖。倘若我们仔细去看,《梦蝶》中的平台由一朵花和一片叶子构成,样式古典,颇为雅致,流线型似春风拂过,平台之上又有特别的升降装置,正是蝶舞时刻。此外,节目中的乐曲也配合得天衣无缝。“选题材时,曲子选对了就是成功的一半。”宁根福分析道,《梦蝶》中的曲子既有抒情的部分,也有高亢的部分,与动作配合得很合适。舞台上还运用灯光设备制作出了蝴蝶翩飞的场景,如梦如幻,也烘托出了节目的整体氛围。演员的表演也可圈可点,颇为到位,张婉是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培养了多年的杂技演员,曾在全国杂技比赛中获得过最佳表演奖。宁根福指出,节目是综合艺术元素的成功,没有这些因素的配合,就称不上是新杂技。
  
    节目播出之后,也有网友对于女演员在下支撑男演员表演存有疑惑,认为男演员更有力量做支撑才更合适。对此,记者也请教了宁根福。他指出,这恰恰是该节目的创新和亮点之一。通常杂技节目中男演员在下做底座,女演员在上做尖子,而《梦蝶》中底座演员极需软功,而男演员属于力量型,倘若男演员在下做元宝下腰等动作,远不如女演员做得好看。另外,女演员做底座在国外杂技对手顶中也很常见,国外有两名女演员做对手顶的,也有一男一女表演时女演员做底座的,“女演员做底座在国外并不成为问题,几十年都这样过来了”。他还指出,假如从专业评委角度来看,这样的节目会加分,因为一般女演员表现柔男演员表现刚,如今女演员举男演员更具力量,难度也更大,“如果男演员的软功比女演员还软,作为评委也会觉得新颖,多加些分的”。
  
    这样一个赢得春晚观众喝彩也极具艺术性的节目是不是已经足够完美?我们不妨精益求精,宁根福认为,《梦蝶》舞美等综合艺术性很强,整体衔接性很好,不过如果在杂技本体上,也即技巧难度和技巧原创等方面再增强一些,才更完美无瑕。尽管我们从观众角度来看,演员的技巧动作已经极为惊险,可谓是挑战了人体的极限,不过从严格的专业角度来说,这些技巧只是杂技中的较为简单的动作,难度并不是很高,这也体现出我国杂技的博大精深。就杂技本身而言,宁根福认为,仅仅有杂技技巧是远远不够的,而没有原创、没有新技巧也是万万不可的,杂技中美度和难度都很重要。
 
 
(责编:何翠翠)
  
上一篇:杂技节目的三个维度 审美为先
下一篇:没有了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