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诗歌 >

毛泽东赴渝谈判及《沁园春·雪》诗词史话

时间:2018-01-15 15:47:53来源:广西改革网 浏览量:
  题记: 对于蒋介石的邀请赴渝谈判,毛泽东颇感意外。在延安朱德说:“我同意主席去!”一时间,大家把目光全投向朱德。朱德说:“你们看我什么?我又不能代主席去见老蒋。不过,在主席去的同时,我们则要准备打、大打!”满座骇然。毛泽东击掌附和:“好!总司令已经下令,就这么决定了!我毛泽东去重庆赴宴,总司令在家备战!同志们不是担心我去谈判的安全吗?蒋介石这个人我们是了解的,他只认得拳头,不认识礼让。你们在前方打得好,我就安全一些;打得不好,我就危险一些。”为了争取国内和平,表明中共的诚意和决心,揭露蒋介石的阴谋,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表示说:“可以去,必须去!”

  1945年8月24日,经中央研究认同,毛泽东复电蒋介石:“梗电诵悉。甚感盛意。鄙人亟愿与先生会见,共商和平建国之大计,俟飞机到,恩来同志立即赴渝进谒,弟亦准备随即赴渝。晤教有期,特此奉复。”

  8月26日,毛泽东签发中共中央《关于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的通知》,还同刘少奇整整谈了一天一夜,面授机宜。明确指示:“有来犯者,只要好打,我党必定站在自卫立场上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8月28日,毛泽东在周恩来、王若飞的陪同下,飞抵重庆九龙坡机场,受到各界人民的热烈欢迎。这却出乎美蒋意料。第一个走出机舱的就是毛泽东,他头戴灰色拿破仑帽,身着蓝布中山装,还特意穿了一双新鞋子。重庆各界人士为毛泽东只身赴渝的胆略所折服。来自国内外的记者纷纷赶至机场,记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而这一天,一向多雾的重庆却是艳阳高照。毛泽东在机场发表了《和平、民主、团结、进步》的讲话,得到重庆各界要人的一致赞同。指出:当前最迫切的是保证国内和平,实施民主政治,巩固国内团结,希望中国人民团结起来共同奋斗。

  真正让世人领略毛泽东风骚独步的事件,发生在1945年的重庆。那年,毛泽东在抗战胜利之初赴重庆谈判,不经意间把他1936年写的《沁园春·雪》透露出来,结果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历史,不强求每一位重要人物都具有诗人的才华,可是,历史更钦佩一位伟人具有创造风骚的手笔。

  毛泽东独领风骚的大手笔,不仅震动了重庆的文坛,更震动了十分敏感的政坛。开国领袖毛泽东《沁园春·雪》是中华诗词宝库中一首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千古绝唱。其传诵之广,遍及华夏,影响中外。正是:“泼墨抒怀气势豪,骈词骊句竞风骚。单刀赴会临重庆,白雪阳春映紫霄”。

  毛词倾渝州,使国人了解了毛泽东,使民众了解了共产党,使谈判赢得了国统区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并得到了社会进步人士的认同,为四年后的政治协商会议打下了良好的人心、政治基础,也为解放战争时期国统区的爱国反蒋运动争得了进步文化界的理解与支持。这恐怕是蒋介石对毛泽东诗词从不以为然到大为震惊,也是他始料不及的。一桩笔墨韵事,陡然间转化成了政治斗争。重庆的一些报刊,连篇累牍发表批判文章,铺天盖地。谩骂归谩骂,敏感的国民党宣传部门十分清楚,一首《沁园春·雪》,使毛泽东及其主张在政治的天秤上,增加了文化人格的几多分量。

  毛词公开刊登后,轰动山城,一时成为人们谈论的中心。重庆各种报刊纷纷发表和词与评论,这在我国文学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柳亚子对毛词十分推崇,认为“毛润之《沁园春·雪》一阕,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

  1945年9月,陈毅奉命离开延安,返回华中前线,后又奉命转赴山东。行军途中,于9月中旬路过濮阳,并在濮阳住了一晚。当夜,陈毅和人谈起曾经发生在濮阳的许多战争,又谈起毛主席、周恩来一行在重庆进行和平谈判的事情,对毛主席、周恩来的安危非常顾虑,他感慨万千,一时难以入眠。索性披衣坐起,挥笔写下了这首《秋过濮阳,月下与人谈毛主席飞渝事》:

  我行未已过濮阳,驻马凭吊古战场。能掷孤注寇莱好,退避三舍晋文强。

  应知政事先军旅,岂有筑室谋道旁?夜坐对月秋萧瑟,白杨千株放光芒。

  陈毅的诗歌,霸气凛然,写得激情浩荡,大气磅礴,激荡着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冲天豪情。   

  作为诗人,毛泽东有着异乎常人的自信。爱国诗人柳亚子写诗称赞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是“弥天大勇”,这虽然带有诗歌夸张成分,但客观评价,毛泽东和中共做出的赴重庆谈判的决定是需要承担一定政治风险的,体现了毛泽东和中共的胆识和担当,符合社会各界的期盼,因而赢得强烈的反响。

  “毛泽东,你是一颗大星/不亮在天上,亮在人民的心中/你把光明、温暖和希望/带给我们,不,最重要的是斗争!……为了打倒共同的敌人/你还是坚持团结/因为你知道,今天人民要求的不是内战/是和平,是民主,是建设/用自己的胸膛/装着人民的心/你亲自降临到这战时的都城/做了一个伟大的象征/从你的声音里/我们听出了一个新中国/从你的目光里/我们看到了一道大光明。”世纪诗翁臧克家七十三年前在重庆创作的七十行诗《毛泽东你是一颗大星》臧克家在后来的《附记》中说:“1945年9月初,在重庆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激奋之余,写了这首颂诗,河北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出版的《在毛主席那里作客》的《小序》云:“毛主席1945年8月为谋求和平与国民党谈判,从延安飞抵重庆。我第一次见到了内心崇敬已久的这位伟人,参加了他召集的座谈会,交谈时间不多,但他高大的体魄,乐观的精神,质朴而亲切的神态,给我留下的印象深极了。因此,我写了颂诗,歌颂这颗‘大星’。”当时,癸巳1893年冬出生的毛泽东,属蛇,五十二岁;乙巳1905年生人的臧克家亦属蛇,四十岁。从《毛泽东,你是一颗大星》一诗观之:毛泽东与臧克家的诗缘,始于“乙酉1945年9月”。

  江苏陈剑昆《贺新郎·缅怀毛泽东赴渝谈判诗词》有曰:“挥手魂常驻。迎秋尘、笑安民虑,自然如故。深入龙潭不畏险,诚为和平探路。中正约、氛围阴怖。天意从来几难断,倚九州百姓书赢负。为大众,虎山去。蒋巢迎客慌如鼠。望来人、一身正气,亮星群处。暗箭明枪何所惧,交友言诗拨雾。谈判隙、佳词传趣。北国风光怀今古,集陪都墨客无平汝。天地美,孰将主”。证明毛泽东,绝不是某些人素所认定的“山大王”式的草莽英雄,而是武能挥旗打胜仗、文可走笔著华章的一代英才!

  万代千秋,泽东盖世,德超五帝三皇。华夏繁荣、毛公远去,国人永记辉煌。

  2016年《重庆艺苑》文史研究 [文史钩沉]重庆和谈忙奔走诗坛佳话《沁园春》曾信祥以赋为证赋新题文纪:

  时维九月,神州芬芳。咏清风新岁,歌丽日华章。缅怀毛公,潇洒莅渝谈判;继承思想,列入中共党纲。翻身喜做主人,心怀激荡;感怀当今盛世,瑞气盈堂。两觅伟人足迹,渝州炽昌;喜逢中华圆梦,“双百”富强。中央高瞻远瞩,亿万人民期望;实施依法治国,国强民富兴邦。

  伟人跋涉,丰功端详。中华河山,开辟新章;赤县志士,奋勇启航。秋收暴动,土豪劣绅消亡;井岗会师,官兵斗志昂扬。围追堵截,红旗依旧高张;抗倭撵寇,帷幄导向。陪都山城,领袖胸襟宽广;谈判桌上,约签椽笔吉祥。和平民主,重庆续定政纲;民族生死,国共同心拯危亡;求同存异,枪口对外斩豺狼。滚滚长江掀巨浪,天翻地覆舜尧昌;巍巍红岩劲松,叶茂枝繁溢清香。持久抗日,破灭倭贼共荣幻想;浴血奋斗,欢歌禹甸送春光。国共谈判,建国大计共谋商;筹谋布局,镕化干戈固国疆。宜将剩勇追穷寇,华夏人民步安康;百万雄师过大江,埋葬旧制振炎黄。重庆和谈功绩伟,渝都历史书锦章;开国大典摧腐朽,四亿炎黄着盛装。

  雄韬伟略,一统神圣尧疆;翰墨飘香,诗词书法著华章;治国思想,共党史库宝藏;选集五卷,铸就中华国纲。伟哉!伟人虽去不朽,精神永放光芒;旗帜誓立,亘古翱翔;中华圣土,永世恒昌;扬我国威,铸我辉煌!

  毛泽东先生始终以民族大义为重,他相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于是决定赴渝谈判。当时的重庆笼罩着一片白色恐怖,短兵相接,谈判桌上,针锋相对;运筹帷幄,谈判背后,危机四伏。经过43天的和平谈判,波澜起伏,毛泽东与蒋介石共会面11次。为了实现全国和平统一大业,毛泽东日夜奔走,与各界人士共商团结救国大计。他号召全国人民、各党各派一条心,同舟共济,建立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10月10日,国共双方签订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重庆谈判取得了成功。

  当年离开韶山冲的毛泽东,改写了一个叫月性的日本和尚写的言志诗,夹在了父亲每天必看的账簿里——“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他到了长沙。到了北京。到了上海。到了广州。到了武汉。到了井冈山。到了瑞金。到了遵义。到了延安。到了西柏坡……他脚步匆匆,四处寻觅。匆匆地行走,意味着任重道远。肩负使命的人,总不免五味遍尝。一路前行的毛泽东,终于走出个别样的人生风色,走出了辽阔的一片天地。在开天辟地的庄严时刻,他和战友们踏着古旧尘封的皇城砖道,宣告中华民族迎来了一个历史的新纪元。(姚老庚)
 
 
(责编:林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