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历史 >

听界首镇92岁老人马有益讲红军过湘江故事

时间:2016-09-30 19:45:01来源:广西城乡资讯网 浏览量:


界首湘江大桥

  9月20日下午,笔者与兴安县红色文化研究会、文化旅游广播电视体育局、《灵渠》杂志等单位的几位同志,听了界首镇老屋场村刘发育老人讲述光华铺阻击战的故事后,前往界首镇古街拜访马有益老人,并听他讲述了当年红军在界首渡口过湘江的故事。

  马有益老人今年已92岁,他坐在竹躺椅上,身穿二长裤和蓝背心,左手戴一块手表,脚穿一双解放鞋。宽厚的脸庞,虽然散布着许多悠悠岁月的老年斑,但微短的白发、突出的眉宇及微微下垂的寿星眉,显出刘老的身体还硬朗,精神状态尚佳。

  屋内的陈设,除了一台二十多寸的平板液晶电视时新点外,其它的家什都较陈旧。特别是靠墙的那些木柜桌几,一看便知是百年以上的“古董”。后屋残旧的板梯,也足见这是百年老屋了。有意思的是,屋内悬挂着两三个用布遮罩着的鸟笼,由此可见,马老的生活还蛮有情趣的。

  马老坐在竹躺椅上,神情自然,用手比划着,声音洪亮,如数家珍地向我们讲述了1934年11月底红军在界首过湘江的往事……
 


马有益老人在讲述红军长征在界首过湘江的往事

  我那时才10岁,红军来的时候是九、十月左右(阳历则为11月),红军来了蛮多人,那些人都是穿便衣的。开始晓不得他们是什么人,一听口音,才晓得他们是外地人。后来,他们又在戏台子那边开会,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不要怕。他们还在街上写过好多标语,那时我还小,认不得字,写点什么我也晓不得。

  红军来之前,国民党搞过些报纸来,讲红军是来杀人放火的,赶快跑!这样,街上那些有钱人就赫(吓)得跑了,剩下的尽是些穷人。

  那些红军蛮好呢!他们把那些有钱人家的猪杀了分给穷人吃,也是在那戏台子那里分的,我们家也分得了一块肉。

  红军那些人来架桥,是借老百姓的门板搭浮桥的。他们做得蛮好呢!讲秩序(意思是不乱拿老百姓东西),门板都是做过标号的,用完了还得还回来。

  我们家的门没取克(去),有些红军到我们屋里头住,就拆起门板开铺。来了好几起呢!搭桥用的那些门板,多数都是那些跑走的有钱人家房子的门板,穷人家的用得少点。

  红军架桥,还在街上请了些木工帮忙。桥是用船搭起来的,那时还没得火车,水又走得快,是用船的。界首当时有蛮多的船,红军就用船来搭桥啰!

  那桥架好了,红军就接二连三地过桥。那些红军好遭孽(艰苦、困苦)穿得破破烂烂的,多数人脚穿草把子(草鞋),有些穿鞋子的也是蛮破烂的。拿枪的人不多,好多人是拿刀枪耙棍的。

  白天那些国民党的飞机来炸,丢的炸弹还把一座房子的角那(墙角)炸克(去)了。为了摆脱国民党军队的追堵,红军不得不连夜赶路。夜晚好墨黑,红军又没得电筒,就搞起那竹子做起槁把,沾上油点着槁把火过。好多的人哦,连夜扯线(连续不断)路过。

  蛮险的啵,上界首那头(指界首上游光华铺地段)噼里啪啦地在打仗,红军差不多过了个把星期(马老印象有五六天,他是从11月27日红军占领界首渡口算起,至12月1日中午红军队伍基本过完的几天时间)。
 


湘江战役指挥部“红军堂”

  那个浮桥架好以后,只准红军过,不给老百姓过的。听说朱德在那三官堂里头,外头是站了岗的,哪个就不给走过克(去),我们只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白天看不到好多人,夜晚就人多了,扯线路过!

  那时,我还小,不懂什么事,只晓得那些红军都蛮好,讲秩序,不乱拿老百姓的东西。我们给东西给他们吃,他们不要,反而给东西给我们吃。还给我们街上的人挑水扫地。借克(去)那些门板,都还回克(去)了。搞坏了的,就填钱。老百姓不要票子,红军就给毫子(银元)给铜钱。

  我们家是从全州过来做点卖花生之类的小生意,住在界首的黄龙街,离三官堂没好远,还挨到界首渡口,所以才看得到红军搭桥过江那些事,街上蛮多人都晓得,不过那些人都走(过世)得差不多了。

  红军过湘江的事,好多人来问过我。我耳朵不行了,你们讲话我不大听得见了。
 


界首镇骑楼古街

  我们在采访马老过程中,确实是比较难交流,问他的问题,要很大声地问,他才听得清一些,有时还答非所问,但他所讲的,从没脱离红军的话题。他讲述得最多的,就是红军过江时的“打槁把火”、“扯线路过”、“讲秩序,不乱拿老百姓的东西”这几句话。

  一个92岁高寿的老人,耳朵不大听得见了,尽管与人交流也不太顺畅,但他讲述八十二年前红军的事,却是清清楚楚,连一些细节也能讲得出来。可见,当年红军在界首过湘江时,他所见过的人和事,在他心里的印象是多么深刻!

  他对红军的情感和评价,我们从他那一口浓重的全州口音中,也可以听得出——

  “红军讲秩序(方言音qi xu),是好神(人)!”

  得民心者,得天下。当年红军过湘江,劫后逢生,除了红军将士的浴血奋战之外,严格执行爱民纪律,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广西兴安县 唐高飞/文 阳著文/图)
 

 
(责编:林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