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 > 八桂民歌 >

南宁文化:精彩尽在历史拐点处

时间:2015-07-09 14:18:33来源:南宁日报 浏览量:

 
  象湖霞光?摄郎
 
  南宁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城市建置始于东晋大兴元年,即公元318年,至今已有近1700年的历史。南宁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早在大约4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已有人类活动,在新石器时代的大约6000至1万年前,已创造了堪称奇迹的顶蛳山文化。在漫长的岁月里,南宁创造了一系列光耀星空的文化传奇。但是,也许是南宁过于低调,也许是南宁的风雨过于无情,也许南宁人对自己的过往太过于随意不当回事,也许南宁太不懂得珍惜破坏太甚,南宁留下来的文化遗迹确实不多了,至少让我们能直观看到的文化遗迹已寥寥无几,难怪常听有人说南宁是一座只有历史没有文化的城市,这话听起来未免让人不是滋味,但也不能说全无道理,因为我们确实没有多少有说服力的东西摆在人们面前,让人们能直观地感受到南宁文化的丰盈和灿烂。
 
  历史的尘埃很厚,再璀璨闪耀的宝石沉埋日久,也会失去昔日的光彩。我们只能小心翼翼地拨去尘埃,捧起易碎的历史残片,用心拼接出南宁曾经的辉煌文化图景。当一幅堪称精湛的文化图景展现在人们面前时,大家不由惊叹:在每一次历史的重要阶段,南宁都以无与伦比的伟大创造,抒写着南宁人不朽的传奇,?南宁文化的精彩,其实尽在历史的拐点处!南宁耀眼的文化图景在中国的文化版图上甚至在世界的文化版图上,都能找到自己应有的位置。
 
  稻作文明的创造者
 
  近年来,通过考古学、民俗学、生命基因学等学科的研究,表明南宁是稻作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南宁壮族先民是稻作文明的伟大发明者。
 
  具有世界权威的科学杂志《自然》于2012年10月3日发表了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韩斌所带领的课题组与中国水稻研究所及日本国立遗传所等单位合作的《水稻全基因组遗传变异图谱的构建及驯化起源》论文,证明分布于中国广西的普通野生稻与栽培稻的亲缘关系最近,表明广西是最初的驯化地点。韩斌明确宣布这一地点就在南宁的周边地区。
 
  著名壮学专家、中国稻作委员会主任梁庭望教授经过多年的研究,其关于中国人最早发明水稻人工栽培的论证及壮族是最早发明水稻人工栽培的民族之一的论证,在国内外引起重大的反响,多种报刊摘要刊载,新华社还就《栽培稻起源研究新证》一文向全世界发了专稿。关于水稻人工栽培的发明问题,争论了近200年之久,然而这次新华社专稿向世界刊出后,停止了其争议和反驳的现象。2004年在联合国粮农组织举办的“世界粮食安全研讨会上”,梁庭望为此事作报告,获得中外100多位农业史专家(其中有62位外国专家)的赞同和认可。
 
  水稻栽培技术的发明,是1万年前人类从原始动荡的狩猎生活向农业耕作稳定生活过渡的重要标志,是人类发展的巨大进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开启龙母文化之源
 
  龙母文化影响很广,龙母文化是一种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岭南文化,在西江流域、珠江流域民间有很大的影响、享有崇高的地位,久负盛名。传说龙母是西江流域的百越部族首领,生前为民治水,造福百姓。龙母信仰特别是在粤、港、澳地区较为广泛。龙母文化所体现的是一种博爱的思想和以人为本、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
 
  龙母文化的源头在哪里?经过一批专家的深入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原生态龙母文化的源头就在南宁市的环大明山地区。龙母文化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期产生的文化现象,表明南宁壮族先民是一个极富文化想象和文化创造的民族。
 
  闪耀千古的顶蛳山文化
 
  这是从旧石器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时期,南宁人第一次华丽的转身,这个文化类型与同时期的半坡氏族文化、河姆渡文化相比,毫不逊色。这反映了人类童年最高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他们制造的陶器古朴美观,鱼形蚌刀极具实用价值和象征意义,石斧、石锤体现了劳动者的生存智慧。与顶蛳山遗址第二、第三期面貌相同或相近的文化遗存,在南宁地区分布广泛,如邕宁长塘南宁豹子头、横县西津、扶绥江西岸、扶绥敢造等,它们有共同的特征,所以依据考古学文化命名的原则,将以顶蛳山遗址第二、第三期为代表的,集中分布在南宁及其附近地区,以贝丘遗址为特征的这一类遗存命名为顶蛳山文化。该文化于1997年被确定为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照彻历史天空的青铜之光
 
  1985年10月至1986年3月,南宁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会同广西文物工作队、武鸣县文物管理所对武鸣县马头乡的元龙坡、安等秧两处古墓葬群进行考古发掘,发掘墓葬400多座,共出土青铜器约200件,同时出土制造青铜墙铁壁器的石范一批。在出土的青铜器中,有王族祭祀礼器的牛首提梁卣,有精美的铜盘,大部分是具有岭独特风格的兵器。墓葬年代为商周至战国时期。
 
  青铜时代是人类进入文化时代的重要标志,青铜器物具有质地坚韧、造型美观、品质优良、耐于蚀磨的特点,人类进入青铜时代就意味着彻底告别了石器时代的原始落后的生产生活方式,是人类创造力的一次飞跃。元龙坡墓葬出土的青铜器及基铸范,是广西发现年代最早、数量最多的青铜器及用于铸造青铜器的铸范,表明南宁在商周时期已掌握了青铜冶铸技术,其社会形态已进入青铜时代。南宁极具特色的青铜文化表明,南宁长期被认为是一个落后荒蛮之地是彻头彻尾的偏见和误解,南宁进入文明的门槛其实很早,几乎与先进的中原文明无异。
 
  一个巅峰时代的缩影
 
 大唐盛世,一个峰巅王朝的背影遥远而模糊,然而,在远离中原的南疆南宁,却留下了一串匪夷所思的巨人脚印,让人们在一千年之后,仍能领略一个辉煌时代的光彩华章。让我们走进南宁的“后花园”上林,走进一座神话般古老的城池,那就是闻名遐迩的智城遗址。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遥远时代风光无限的辉煌。与时俱进的南宁,再次以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给历史留下了一连串感叹号。壮族最古老的城池是位于上林县的智城,最古老的碑刻是六合坚固大宅颂碑、智城碑,这是来自国各地的专家以及日本、越南、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专家共同考察后得出的结论。智城建于唐代贞观年间,是时任澄洲(今上林县)刺史韦厥的官衙。智城的独特之处在于巧妙地利用三面环山的天然优势,以山为城,坚固异常,全国罕见。
 
  六合坚固大宅颂碑为韦厥的后代韦敬办刻于唐高宗永淳元年(682年),总共386个文字,由序、颂一首、诗一篇三部分组成。智城碑刻在智城谷口的石崖上,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697年)由刺史韦敬一所撰,共1111个字,其中有几个壮族土俗字,俗称古壮字。两块古老的碑刻所体现出来的信息是:在1300多年前的唐代,南宁市上林县已是上经济文化相当发达的地方,而不是人们常说的蛮荒之地;壮汉文化密切交融;壮族文字古壮字在唐代已出现;壮族文人的书法艺术已达极高境界,壮族文人的文学造诣不亚于中原的文化水准。(覃爱国?梁肇佐)

 
(责编:蓝蓝)
           
二维码